Mr.A Ning

所有人的坚强都是软弱生的茧.

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!

阿绫上色稿子

给旁友的

(不像算我ooc)

D5全员-当你生气时

退网前的挣扎...
因为学习的缘故
寒假见啦(吧唧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医生

她经常忙于工作,一身白大褂在你面前晃来晃去,有时候会忽略你的感受,连你问她问题,回答也很敷衍。有一次你忍不住生气了,她原先不怎么在意,甚至还很冷静地在你面前记录病例。你蒙在沙发上,她看你憋红了脸,突然噗嗤一笑:“你生气也很可爱哦。”

(突然消气怎么办)(依旧是被黛儿小姐反攻的日常)





园丁

庄园的朋友都非常喜欢这个笑容甜甜的女孩子,你多次嘱咐她不要对男性朋友笑的这么甜,但是她不仅不听还调侃你吃醋了。于是你生气的三天没和她讲一句话。三天以后,她突然严肃地抱住你:“别不理我啊,虽然我对谁都笑嘻嘻的,但是我最喜欢你了!”

(原地爆炸)(艾玛是庄园的珍宝)





空军

你曾多次约玛尔塔小姐出来玩,但是她总是借口拒绝,还总往监管者的公寓跑。甚至在你生日的前一个晚上她连一条信息都不给你,于是你气呼呼地准备离家出走,刚走出门就瞧见你的女孩抱着一个娃娃:“咳咳,求瓦尔莱塔小姐做的,喜欢吗?”

(喜欢喜欢)(你和娃娃我都喜欢)





机械师

小姑娘最近都在忙于设计各种机械设备,你经常给她带午餐,她却总是一拖再拖,每天都要熬夜到凌晨。你怪她不照顾好自己,她却不以为然,你气愤地破门而出。走出门你就后悔了,懊恼自己对她发火。谁知道一个机器人开了门,她从后面跳出来抱住你:“别生气啦,回来啦,外面冷。”

(啊切)(是很冷啊)



香水师

她最近都忙于应付各种贵族聚会,毕竟要为香水寻找市场,你也不好拦着她,但是她每次都醉醺醺地敲开门,一连几天都是这样,一天晚上你爆发了,推开搭着你肩膀的酒鬼,甚至气地哭了。她愣了愣,擦了擦你的眼角,头埋在你胸口,闷闷地说:“别哭啊,我的忘忧水给你用啊。”

(埋胸多来几次吧)(其实喝酒也没有那么严重)




未完待续...

修了一下改了个色调
佣医党第一次画佣医
七夕嗨皮啊大家
(其实是懒的码七夕贺文

哈哈哈哈60fo的沙雕图x
黄祭依旧很甜233
祭司:终于招来一只男朋友(划掉)神
黄衣:我是谁我在哪

好久没更新放图来个假更新!!
2333(顶锅盖跑

神奇的目录

感谢冷翼的目录 @某消极部的Rin废冷翼 

她是天使!!我爱(咳

下面是毕生家当x

●【第五人格】
【黄祭】我的神明  1.  2.
【黄祭】花吐症
【佣医】给艾米丽的信
【佣医】给萨贝达的信
【杰医】艾米丽日记  1,2  3,4
【佣祭】魔女集会

●【一些杂图】
艾米丽,约瑟夫
约瑟夫
艾米丽
佣医
周棋洛
●D5HPparo联文目录

emm接下来是毫无廉耻的放扣

2730885507

欢迎来骚扰!

然后一本正经放个群宣!

欢迎加入第五公寓

群号码:773783194

(黄祭)花吐症

50fo亲爱的冷翼点的文
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黄祭花吐这么奇怪x
文笔渣预警!!!
好了看文别笑(正经脸)
ooc算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菲欧娜感觉最近自己有点奇怪,明明没有感冒却老咳嗽。开始她并没有放在心上,心想只是受了寒。
虽然不舒服但是没有丢下祷告的事情。
一天,菲欧娜在日常祷告时,哈斯塔上前搭话。
“我说,我也是一个神仙啊,而且就在你身边,你还老拜别的神。”哈斯塔不满地撅嘴。真是搞不懂这个女人在想什么。
“安静点吧。”菲欧娜瞪了他一眼,又潜心祷告起来,嘴里念念有词,哈斯塔却搞不懂她在说些什么,只好吃瘪似的双手叉腰回卧室去了。
“咳咳咳咳....”哈斯塔走后,剧烈的咳嗽声打断了菲欧娜的祷告,一朵淡紫色的花瓣飘落在她手边。
菲欧娜的脸色瞬间苍白,这种症状她在书上看见过,花吐症。
“该死……”
菲欧娜知道,如果得不到心爱之人的吻,她将死在不远的将来。
她神色慌张,四处张望,目光触及哈斯塔的房间门时,突然不自觉地收回。
“神啊,我在此忏悔,你的异信徒竟然爱上了一个神...多么荒唐啊…我甘心收下您的惩罚…”
她只能尽力过好最后的几天,让哈斯塔吻她,这是她这辈子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随着时间的推移,菲欧娜咳嗽的越来越厉害,她甚至放弃了每天的祷告,把自己锁在房间里,哈斯塔只知道她病了,只好每天帮她送饭在门口。因为他答应菲欧娜不使用神力,所以放弃了穿墙的想法。
菲欧娜害怕了,原本淡紫色的花瓣如今在昏暗的灯光下闪耀着诡异的紫色,花瓣和她的心事一样越来越大朵。
比起死亡,她可能更不敢袒露自己的心声。
我真是一个懦弱的家伙,菲欧娜这样想着。
她知道自己快不行了,哈斯塔连连喊了她好久,只听见咳嗽声,他便大力撞开门,手肘划破了,汩汩的蓝色血液顺着手臂滴落在暗沉的地板上。
只见菲欧娜跌坐在地上,周围围满了紫色的花朵,哈斯塔恍然大悟,冲上去抱住她,用手抚摸她憔悴的脸。
“哈斯塔...你骗我...咳咳...你答应我不打扰我的...”
“你这个女人!得了这个病为什么不告诉我!”他哭了,泪水夺眶而出。
“说啊,你到底喜欢谁!”
菲欧娜半合着眼睛,擦掉他的泪水。最后用食指抵住他的嘴唇。
几乎是花光了所有力气。
“我喜欢的...是...你啊...”
哈斯塔的瞳孔剧烈收缩,他不由分说吻住菲欧娜的双唇,却只触碰到柔软的花瓣。
他抱着冰冷的尸体,哭的撕心裂肺。
“我命令你醒过来啊!”
那个少女却再也不能回应了。